So Long

So Long

老汪:“啥都合适,就是我不合适,想灯盏。”
老范明白了,劝他:“算了,都过去小半年了。”
老汪:“东家,我也想算了,可心不由人呀。娃在时我也烦她,打她,现在她不在了,天天想她,光想见她。白天见不着,夜里天天梦她。梦里娃不淘了,站在床前,老说:‘爹,天冷了,我给你掖掖被窝。’”
——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

I still can’t beat it

这半年几乎没有在任何社交媒体活动过,
最近生活和情绪又开始不稳定,
翻到之前的日记,https://blog.v2beach.cn/2020/04/09/春日记#End
我仍有这样一种重新审视自己的途径。
近期希望能更新一点论文笔记,也试着在忙完之后,坐下来跟自己慢慢聊聊这半年。

script of Manchester By The Sea

HOMEOWNER
What do you think?
LEE
I think you’re gonna be OK.
HOMEOWNER
Are you one of Stan Chandler‟s boys?
LEE
Yeah, I’m Lee.
HOMEOWNER
I used to play a little chess with your father a long time ago. He was a heck of a chess player.
LEE
That’s him. He used to play us both at once – two games at once, never looked at the board, and he beat our brains out every time.
HOMEOWNER
He’s not still living, is he?
LEE
No.
HOMEOWNER
And one of the sons passed away recently I heard.
LEE
Yeah. Joe. My brother.
HOMEOWNER
That’s right. Very personable man.
LEE
Yeah.
HOMEOWNER
I believe there was some kind of tragedy in the family at one point. An automobile accident or a fire or something–? My father passed away in 1969. A young man. Worked on a tuna boat. Went out one morning, little bit of weather, nothing dramatic – Never came back. No signal. No May Day. No one ever knew what happened.

btw, thumbnail只需要修改width设定为auto就能让没那么宽的图片正常显示了,但让每篇文章自定义显示样式就需要在markdown文件头加属性,工程量有点大,还是算了。

112天后的一次自救

你心里很明白,他一定会原谅你,没错,但一味地回避难道不确实是对他的一种辜负?
如果什么都不想,日子还是可以这样过下去吧,
一陷入思考就像陷入回忆一样濒临崩溃。
没有人会来拯救你了。
如果想不出「为什么活着」的答案,那至少应该做一个选择:在得出那结论之前是选择继续生活,还是结束生活。
自殺
如果我死了,我怎知道我不會再痛苦?”——《哀悼日記》
我对抗不了对死亡的畏惧,就不会只因「无意义」结束生命,那我一定会被动或主动地选择继续生活,
“那種悲戚如此強烈,為了活下去,
我必需立刻轉向其他東西。”——《哀悼日記》
怎样继续生活?只靠自己,只靠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法生存下去的,
继续生活,但别太用力,按部就班地继续现在的专业、职业,
剩余的时间就拿来找找问题的答案,
一方面读一读前人的思考,
另一方面为了「继续生活」,为了理解「我配不配继续生活」,要更了解他,学汽车的知识,了解他的想法,了解他的工作内容,记录那几十年发生的事,
可能到最后我也没办法找到答案,到最后也不会决定结束生活,但稀里糊涂地继续生活,是没法让我打起精神活下去的。
维持现状吧,如果只是为了理解「为什么活着」,相比摧毁这二十年来筑的基重新开始,不如少费些力,简单地维持现状。
之前决定的生活的目标不美好吗?但就像以副部级干部为目标一样,按经验来说,美好但不现实,因此让我提不起任何干劲。
就以找到「为什么活着」的答案为目标吧,以找到目标为人生目标。

Roland Barthes, 哀悼日記,Mourning Diary (Journal de deuil)

為記憶而寫?
不是為了讓我記得,
而是為了對抗遺忘──因為它是絕對──的撕裂。

我的悲慟無法表達,但還是可以描述。
語言提供我「不能忍受」這個字,
就已經立即讓我稍許可以忍受。

我不可能──這很可恥──以憂鬱為藉口,
把悲慟交給藥物,好像它「是一種病」,
是「有魔附身」──是一種異化
(一種讓你變成陌生的東西)
──它其實是一種根本的、私密的,
有益之事……

今後我無所依附,雖然在有所依附的時候,
我也從不曾直接求助。

2021-10-22 荒唐

我想痛哭,我想狂笑,我想挣脱,我软绵绵地对抗生活,最终却自觉为自己拴上脚镣,
我在平淡的日子里坐立难安,又在苦难到来之际临阵脱逃。
我常鄙夷丑恶的嘴脸,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任何一点多余的压力都能让我失控。
为什么我的life game永远主动或被动地开启地狱模式?
发发牢骚吧,再容忍自己发发牢骚吧,在无数个这样如鲠在喉的日子里,牢骚和崩溃是唯二出路。

2021-10-25 热水澡有感

直至2021年10月回家,结束了中国大陆(好像对人类世界影响并不大)和我人生都发生巨变的22个月,我的思想似乎没有任何成长,
2019年底期盼的自学能力并无增长,在2020年上下半年又跟刘by和楚d陆续失去联系,包括今年这10个月,这两年的一切都糟透了,之后也该借着跟自己慢慢聊聊这半年的机会,总结一下我慌乱的本科生活,
不过对我这个直到18岁都没有条件热水冲澡、泡澡,直至21岁都只能保持每月2到3次洗澡的人来说,近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热水澡真的是不亚于吃东西和性高潮的最爽的事之一,而且一定是最廉价的、性价比最高的快乐来源。
每日一次热水澡和充足的8小时以上)睡眠,绝对是一切高效人类活动的必要条件。
真想在热水里一直泡下去,苏yh2017年就约夏zh去温泉,当时我还无法理解,现在终于放弃跟自己较劲了才意识到,看了zotero里收集的那么多文章、讨论才意识到,之前22年我的目光都一直有多么局限。
热水澡真让人愉悦啊。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